ENGLISH
新闻
六十载弹指一挥间,畅叙悠悠同学情
2017-9-11
冶金与生态工程学院2017级本科学生第一次年级大会顺利召开
2017-9-2
承冶院志愿风,迎新生筑未来
2017-9-1
冶金与生态工程学院2017级新生家长会顺利召开
2017-8-30
冶金与生态工程学院召开迎新骨干培训会
2017-8-28
北京科技大学第124期团校暨冶金与生态工程学院学生骨干训练营第四讲及结业典礼圆满落幕
2017-7-12

燕赵都市报 :90后女孩历时一年调查北京38条河流
——记我院生态08级本科生王京京
发布时间:2012-6-28    立即打印    

       北京的母亲河是永定河,也许大多数人都知道,可是北京一共有多少条河?分属什么水系,它们的水质怎么样?恐怕没有几个人能答上来,甚至许多专业机构也不能给出答案的问题,一名90后女孩做到了。
  北京科技大学学生王京京是一名标准的90后,今年夏天刚刚大学毕业。她的毕业论文就是北京地表水水质调查。从2011年6月开始,她对北京的河流进行了为期一年的水质检测,共检测北京河流38条。令人吃惊的是劣五类水质的段面之多,占了所监测的大部分河流。对北运河水系的调查显示,20条河流只有3条达到了五类水的标准。其余十七条河流都是劣五类水质。

  历时一年,调查北京38条河流

  假如说全世界人均拥有的水资源有一桶水,那么华北平原人均拥有的水资源只有一碗,而北京人均拥有的水资源仅仅有一口。据北京市水务局公布的数据,2011年北京市人均水资源量已降至100立方米,大大低于国际公认的人均1000立方米的缺水警戒线。
  6月份,南水北调工程的水源进入了北京团城湖,这是南水北调工程的重要一步。多年来困扰首都的饮水难题,有希望在将来得到缓解。不过,清华大学王占生教授说:南水北调工程最早在2014年才能实际应用,因此,北京的2000万人口在两年的时间里,还要靠北京的水。
  在这样的条件下,2011年6月24日,绿家园志愿者开始了为期一年的乐水行活动:对北京地表水检测。志愿者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王京京是其中的一员。她是北京科技大学生态系的一名学生。她说,一直对NGO的活动比较感兴趣,这次乐水行活动与她所学专业密切相关,她能将课本中学到的知识应用起来。从此每逢周末、她与志愿者们相约清河、沙河、温榆河……,有河的地方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
  乐水行纯属自发,志愿者们自发筹集资金、设备,从夏季的炎炎烈日一直走到了冬季的凛凛寒风,冬去春来,他们给出了一份答卷。由于经费不足,这份水系调查中存在着一些问题,有些关键数据没能给出,王京京也感到有些遗憾。
  从市场上买一个采水器的花费不菲,这个时候一位志愿者站了出来,他是一名高中物理老师,主动承担起了研制采水器的任务。这个过程并非一番风顺,王京京说,这位老师没花一分钱,所有的部件都是来自生活中的物品,为了达到最佳效果,这位老师先后设计了四个版本。冬季河流结冰,有半个月的时间志愿者们只能在结冰的河面上寻找冰窟窿,将采水器放到河里采水,第四版的采水器在一次调查中不慎掉进了冰窟窿里,设计者二话没说,回家赶工,第二天又拿来了新的采水器。
  采集到了水样之后怎么检测,又是摆在在志愿者面前的一道难题。有业内人士介绍,对河流水样进行一整套检测,需要花费六千多元。检测北京水系的38条河流的费用,对于志愿者们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
  机缘巧合,这时王京京想到学校的实验室可以进行水样检测,就跟自己的导师商量,能不能利用实验室的仪器设备检测水样,导师答应了。学校的仪器设备都是世界顶尖水平,每次启动都得消耗几百块钱,为了调查水质,王京京一年里做了40次实验,她的导师开玩笑说,她这一年做实验花了有几万块。这次水样检测的结果报告作为王京京的毕业论文,一年之后受到了广泛的好评。
  在报告会的现场,清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王占生聚精会神地听完了报告,他说,许多专业的水质检测机构都拿不出这样翔实的调查报告,没想到一个90后的女孩完成了。

  北京地表水质就像“没有盖子的下水道”

  今年5月中旬,为期一年的乐水行结束了,王京京的毕业设计也完成了。北京地表水水质到底怎么样?王京京打了个比方:就像是没有盖子的下水道。
  北京有大小河流100多条,分属于海河流域的五大水系(永定河、蓟运河、北运河、大清河、潮白河)。近年来,随着经济发展,水体污染日益严重,五大水系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这其中最为明显的是官厅水库已不能作为饮用水源,仅用于工业用水、农业灌溉以及补充城市河湖用水。密云水库的水也开始有富营养化的趋势。
  王京京说,大家能够明显感觉到,北京的河水没有以前清澈了。在一份北运河水系水质情况的图表中,20条河流只有3条达到了五类水的标准。其余十七条河流都是劣五类水质。
  这份报告中特意提到了永定河,它是北京的母亲河,也曾是北京的第一大河,纵贯门头沟区。由于城市用水量的激增,永定河有过30年的断流。2009年,北京决心治理永定河,使这条河流重新有水,并在170公里北京段恢复流水。几年过去了,永定河内重新漾起水波,可是据志愿者们的调查,永定河的水也是劣五类。
  每每有河流经过的地方,两岸土地肥沃,风景宜人。据公开报道,治理永定河的时候,目标就是在37公里城市段形成六大湖面和十大公园,再辅以河道内外园林生态绿化,使河流重新成为景观。当志愿者们来到永定河调查水质时,发现永定河虽然有水了,可是周边的生态环境并没有大的改善。重建的永定河全部采用再生水,每年所需的1.3亿方米水量全靠人造,花费不菲。许多专家指出,这种人造景观无助于改变上游缺水、下游断流和水质污染的现实。
  志愿者们在调查过程中还发现作为北京市饮用水源的京密引水渠存在铅超标现象。京密引水渠源自密云水库的白河水坝,从1961年正式向北京输送淡水,1989年开始在冬季向北京城区输水,从此全年无休。同为北京水源的官厅水库因为污染,1997年退出北京饮用水水源系统,后经治理水质改善,但是只有一亿多立方米水,目前只能作为北京河湖和工业的补充用水。密云水库作为“独苗”而被检出铅超标不能不令人担心。
  据志愿者分析,除降雨减少、持续干旱外,点源污染加重是重要原因。绿家园志愿者调查发现,随着工业逐步离开北京,生活污水成为北京市水体污染的主要来源,生活污水排量非常大,而且分布面广,有众多的小污水排放口。北运河为主要的排污河,以通惠河、西坝河、清河为主,这里的污水没有处理就直接排入河道中,使得河水的水质受到严重污染,此地区的河道大多为劣V类水质。
  据媒体报道,北京石景山区有75处污水口,工业废水直排河道。北京市水务局的一项数据显示,清河污水处理厂日处理能力45万吨,而2010年高峰期污水来水量为每日50万~70万吨。
  同样是再生水建设起来的河流,志愿者们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发现了截然相反的现象。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的入口处的水质为劣五类,而在奥林匹克公园的出口处水质达到了五类水质的标准。王京京说,这可能由于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所采取的生态友好系统。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作为北京城市的一块“绿肺”,适合北方地区自然气候条件的植物品种和生物群落,在森林公园内共同构建成一个北京当地的生态群落,为众多的生物提供一个生存空间,以维持自然界生态平衡,提高城市的生态承载能力。
  森林公园对城市的热岛效应还有明显的减缓作用,通过人工合理调控,在奥运会期间,森林公园已经能够起到一定的生态作用,帮助过滤、清洁城市空气。而王京京等人的调查证明,森林公园还能净化这一地区的水体。

  改善水质须民众参与

  王京京等人的调查得到了相关政府部门的回应,6月20日上午,北京水务局对记者介绍, 2011年,北京市共监测地表水五大水系有水河流84条段长2018.6公里,其中二类、三类水质河长占监测总长度的55.1%;四类、五类水质河段占监测总长度的1.3%;劣五类水质河长占监测总长度的43.6%。“北京的人口提前10年达到了1800万,可污水处理规划还在按原来的城市规划进行,这导致污水处理能力相对不足。”北京市水务局的相关负责人说。作为北京城市内近郊区的重要排污河道,北京东南地区的河流水质几乎都是劣五类,北京西北地区的水质相对较好,但依然有个别河流是劣五类。而不同的河流水质情况各异,这主要与河流水质的来源和功能有极大的关系。
  对于地表水水质下降的原因,清华大学王占生教授认为,环境质量与国家对环保的重视程度息息相关,日本最困难时用于环境治理的经费占GDP的3%,而我国现在是1%。
  水利部水专家李贵宝博士,经常参与到乐水行活动中,他提出了自己的对策:针对河流生活污水污染问题,他提出的是自己的一些节约用水,减少水浪费的小方法。如洗澡时减少水流、洗菜水的重复使用等。让公众了解到如何切身为河流环境保护做点实事。
   绿家园的发起人汪永晨说,“北京作为一个国家化大都市,不应该有这样的河水”,“城市中的河流从自然到人为、从清澈到浑浊,是世界上许多大都市都有的经历。由于河流与人们生活的密切相关,改变其状况只靠政府的行政命令显然并不十分有效。一定需要公众的共同参与。民间组织对河流水质的监测,是市民对江河的热爱,更体现着公民的社会责任。而民众其社会责任感的唤醒与加强,能不影响到公共的决策吗?”

  王京京毕业之后,将出国攻读社会环境学专业的硕士,这也意味着她将会在水资源保护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她说,作为一个北京人,对这些河流的状况觉得很惋惜,自己选择这个专业,也是希望学以致用,毕业之后能够为家乡的水资源做点事。

上一文章:“稀贵金属绿色回收与提取北京市重点实验室“ 获批
下一文章:开发低碳技术 展望绿色未来
Copyright© 2011
版权所有:北京科技大学冶金与生态工程学院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0号
邮政编码:100083